回到首页-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分享论坛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发布 >焦点动态详细内容

移动互联网时代四大入口解析

发布日期:2013-04-19 11:43:40 作者:张向东

不久之前,我(张向东)写过一篇《移动互联网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你还活着吗?》。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美国人坐稳了操作系统的江山,韩国人正在硬件市场高歌猛进,随着第一阶段的大局落定,接下来的战火将蔓延到应用和网络领域。果不其然, Facebook 突然发布了新一代 Android 应用“ Facebook Home”。传说已久的 Facebook 手机其实不是手机,而是这个跻身于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之间的“锁屏 + 桌面”。Facebook 来了,进入的正是我们 早已奋战两年的第三方桌面领域。

早在遥远的互联网时代,就有一句话,得入口者得天下。

入口是指用户寻找信息、解决问题的方式,成为入口意味着获得巨量的用户。虽然掌握用户并不直接等同于商业变现,但如果失去这个阵地,也就同时失去了成为行业巨头的机会。互联网先驱们做浏览器、做资讯门户、做搜索、做社交,背后隐藏的都是对用户使用入口的明争暗斗。

移动互联网也是如此。所有有野心的公司,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都不是以单纯的服务来运作产品,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是“野心家”们完成移动互联网布局的工具。根本的目的在于聚合用户到自己的平台上,通过后续应用和流量获得更高更广泛的收益。

移动互联网到今天,已经形成了四个主要的入口:应用市场、浏览器、超级 App 和手机桌面。

大局已定的应用商店

移动互联网诞生初期,浏览器成为用户在手机端延续桌上互联网的行为习惯。随着 iPhone 横空出世,苹果通过“iOS+App Store”重新定义底层结构,手机用户开始学习使用本地 App 连接丰富的网络服务。随着 Android(Google Play)的跟进,双雄并举之下,共同确立了“操作系统搭台、应用程序唱戏”的游戏规则。应用商店成为用户接入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层入口。

之所以说应用商店入口大局已定,是因为应用商店所能掌握的用户是与它背后的操作系统紧密相连的。对于当前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而言,操作系统层级的势力版图已经基本确立。 Google 的 Android 和苹果的 iOS 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统治移动互联网的底层生态,双方的势力范围会日渐稳固,生态系统日趋完备。在这个维度,留给后发者的机会,不能说没有,但已经微乎其微。

在此之上,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也会和操作系统一起稳坐江山。

此外,以苹果的一贯作风, App Store 的软件消费和 iTunes 的影音消费正在彼此合并; Google 在去年 3 月将 Android Market 更名为 Google Play,也是为了把软件市场与此前 Google Play 经营的影音、出版市场归于一处,让用户在一个界面中完成更多的移动互联网消费。

当然,在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以政策、法律为壁垒,仍然有相对独立的市场存在,同时在 Android 开放的庇护下,给了第三方 Android 应用市场以机会。偏安一隅,也能抢占不少份额,但难以取得更大的胜利。

征途漫漫的浏览器

在桌面互联网,浏览器一直是争夺最激烈的入口阵地,从 NetScape 到 IE 、Safari、 Firefox 和 Chrome ,都想在这里成就王者。

App 被设计为用户使用移动互联网服务主流方式之后,新进入者当然不希望由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统治这一切。于是浏览器回潮的呼声又开始高涨,其存在基础是用户在桌面互联网时代培育多年的浏览器访问习惯。

特别是随着 HTML5 的快速发展,许多原本只能在 App 中才能获得的良好体验在 Web 端被逐一实现。不甘受限于应用商店的开发者们,都认为浏览器是最有能力颠覆 App 模式的入口。甚至包括 Google、 苹果这些移动互联网的领军者在内,都齐整地站到 HTML 5 阵营中,更坚定了开发者们对浏览器的期待。

然而业内人士其实都清楚,现实比理想骨感得多。在 HTML 5 的游戏圈中,几乎有所的玩家都有这样一种心态:既希望这种高效的载体能够尽早标准化,又要保证自己的既得利益不能因为 HTML 5 的快速普及被恶性冲击。

W3C 官方宣布的 HTML5 标准化完成时间是 2014 年。但这个官方时间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公司之间围绕 HTML5 的博弈和制衡,将直接影响浏览器和 Web 应用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不论是功能的丰富程度还是运行的效率,都会与本地 App 存在明显差距。用户体验也会因此而变差。

数据也能说明问题,曾一度被看好的浏览器和 HTML5,并未如预期的那样,击败 App 成为最主要的移动互联网接入方式。 Flurry 数据显示,智能机和平板用户使用设备 80% 的时间都在应用程序上,只有 20% 用于浏览器。从流量来看,浏览器产生的流量也已远低于 App 的总流量,并且使用时长和流量占比都呈现下滑的趋势。

除了使用体验比本地 App 相去甚远,浏览器无法在移动互联网入口之战中获取更多领土的深层原因在于,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在信息组织方式上有着根本的不同。桌面互联网以 Web 站为核心建立了它的信息组织方式,人与站点的交互是桌上互联网最频繁的信息流动,因此浏览器就成为最主要的网络入口。

但在移动端, App 成为移动互联网最主要的信息组织方式,用户与应用提供商之间的交互通过一个个独立的应用程序完成,移动浏览器更多的行为还来自用户对桌面互联网访问习惯的继承,但最主要的信息流动已经不再围绕 Web 站点展开,浏览器被边缘化也是必然。

方兴未艾的超级 App

为什么应用商店和浏览器能够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因为它们都能同时吸引入口两端:一端是开发者提供的服务和应用,一端是用户。操作系统的巨大份额带来了用户,商店的分发渠道和付费分成吸引了开发者;访问网络的需求带来的用户, HTML5 的强大功能和美好愿景吸引了开发者。

App 到底是不是移动互联网入口?这是个很古怪的问题。就像在桌面互联网上问:网站是不是互联网入口。导航站点、门户网站、搜索引擎、社交网络,都是互联网的入口,但我的个人博客显然不是。

做个 App 很容易,但并不能保证你的 App 能够拥有亿万级的稳定用户。有数据显示,用户手机中最常使用的 App 不超过 15 个。这其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 App,在亿万级稳定用户的基础上,凭借强大的资金和资源优势,把自己平台化,成为超级 App。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有可能再造 QQ 在桌面时代的辉煌,其他人没有拿到门票。

微信公众平台在做的事,像极了 Facebook 曾经在桌上互联网上做的事。 2007 年,已经拥有 1.32 亿活跃用户的 Facebook 宣布,将 Facebook 的社交用户关系数据和用户档案,通过 KPI 接口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在开放框架上,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开发与 Facebook 核心功能集成的应用程序。这一平台不仅快速让 Facebook 形成了完整的生态系统,甚至成就了 Zynga 这种根植于一家 Web 平台的社交游戏公司。其成功也吸引了国内社交网络公司竞相效仿。

但超级 App 所需要的巨量资金、资源和市场份额决定了,除了原来桌上互联网拥有巨大资源优势的巨头(放在中国就是腾讯微信和新浪微博),别人想做也没辙。

最浅也是最有潜质的手机桌面

Facebook Home 发布的时候,媒体哗然,以为 Facebook 要做手机,结果做了个定制化的“锁屏 + 桌面”。不过对我来说, Facebook Home 的发布却是一个确认的信号。我们开发 GO Launcher 苦心孤诣已经两年,较微信、 UC 更早地拥有了海量国际化用户, Facebook Home 入局表明,和我们一起看好第三方桌面这个市场的,又多了一个巨头 Facebook。

从 Facebook Home 的功能可以清楚地看到,它是专为 Facebook 的重度用户定制的一款手机桌面,通过对用户锁屏和首屏的控制,把 Facebook 与社交打造成用户使用手机的中心,一切操作都围绕用户的社交而展开,其它行为都成为社交之外的附属。

应用商店、浏览器、超级 App 和手机桌面这四大移动互联网入口,是排他的。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所需的服务类型是有限的,工具、影音、游戏、社交、购物……每个入口都试图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当用户通过其中一个入口连接网络时,就不会再通过其它入口。

对于用户而言,期待的则是更“浅”的入口。在 PC 网络中,搜索引擎之所以能够成为最主要的上网入口,就因为它是用户到达目的地最快的方式。导航站能够成立的理由,也恰恰在于它为互联网初级用户提供了最“浅”的入口。

移动互联网也是一样,入口之战,拼的是深浅。谁离用户最近,谁才最有希望。四大入口中,超级 App 最深,用户抵达服务的路径最复杂。应用市场次之,但其主要职能是分发 App。浏览器类似 App,或者说只是一个特殊的 App。

借用 Asymco 创始人 Horace Dediu 的绝妙比喻: Android 是条大河,Google 正在琢磨怎么捕鱼, Facebook Home 却一步占住了上游。

手机桌面在应用市场、浏览器、超级 App 和桌面这移动互联网四大入口中是最浅的,也是发展潜力和市场前景最大的。当桌面以良好的用户体验和定制服务把 Android 原生系统包裹在底层之后,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所以才会有大量的第三方桌面诞生,比如垂直类的 Kindle Fire。这次 Facebook Home 走得更远,但本质上仍然是凸显特定功能(社交或电商)将其他应用弱化到附属地位的垂直类桌面。

我们(GO 桌面)在第三方 Android 桌面市场埋头走了两年,今天已经取得 Google Play 总下载排行第五、个性化产品下载居首的成绩。可以想见,随着 Facebook Home 入局,手机桌面地位得到确认,会吸引更多服务商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进入第三方桌面市场。

说起来,历史也真是很有意思。 Google 在桌面互联网时代并没有操作系统,但它的搜索引擎却是互联网第一入口,更通过强大的云端服务,将微软压在幕后。移动互联网时代, Google 成了操作系统搭建者,Facebook Home 等第三方手机桌面们纷纷借力其上。

这让我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兴奋的是,可以在这个领域与全球巨头并肩而战,为手机桌面在移动互联网四大入口中抢占更宽广的疆域;紧张的是,我们的对手正在从不同角落杀出,挑战比原来大得多得多。

但是互联网就是这样的产业,不断革自己的命,才可站稳,否则,就等着别人来革我们的命吧。

分享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