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分享论坛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网络视频详细内容

优酷合并土豆:不算意外的牵手

发布日期:2012-03-24 23:39:20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

在向来不缺新闻的互联网圈,土豆与优酷的合并再一次兴奋了公众的神经。

历史往往证明,每一个看似偶然的结局的背后都有着某种宿命式的必然。追根溯源,不能排除的因素是公司创始人的性格对结果的重要影响。

优酷CEO古永锵,1966年出生,香港人,一个后来居上者,有着非常爽朗的笑声。土豆CEO王微,1974年出生,福州人,19岁留学美国,清瘦,似乎总是有点漫不经心。

发生在视频行业老大和老二之问的故事,与别的行业别无二致,起得最早的不见得是最后最风光的那个。

优酷合并土豆:不算意外的牵手

开局

2004年10月,王微和他的荷兰好友马克·范德齐斯(MarcvanderChijs)打高尔夫。回来的路上,范德齐斯向王微提起了Podcast,中文现在常译为“播客”。“两周前,美国人亚当·库里刚刚开发了iPodder,一个开源的小软件。通过iPodder,可以订阅互联网上的音频,将最新广播下载到你的iPod上,以便在方便的时候收听。”

优酷合并土豆:不算意外的牵手

王微很感兴趣,不过那个阶段,他的兴趣是开发一个iPodder的中文版。

很快,王微就发现,所有的下载都是直接从服务器完成。绝大多数国内的博主不可能自己去建一个网站。于是,王微想不如直接提供流媒体播放服务,博主们可以引用链接。

一个冬天过去了。

2005年的春天,土豆网上线的前夜,王微坐在上海衡山路的一家酒吧里,试图为这个网站写一句简单明了的口号。最终他在半湿的餐巾纸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接受新事物需要一个过程,最初,土豆网上传的视频每天仅有5个。半年后,每天的访问人数为4万人,一共拥有3万个音频和视频片段,其中60%为视频,40%为音频。

土豆的同事从最初的3个变成15个时,王微将办公室搬进了上海苏州河北面的四行仓库。层高5米的仓库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豁然开朗,也颇吻合艺术类产品的生产格调,但是没有空调,王微和同事点着电炉取暖。

2006年7月,王微的同事增长到30个,办公室搬到了南苏州路的另一座仓库。这里的墙壁被涂抹得千姿百态,创造了一个让一些有不同想法的人舒适的环境。

在土豆网搬了三次办公地点的4个月后,2006年11月21日,古永锵担任CEO的优酷网上线。那时候,视频领域已经相当热闹,乐视网、激动网、56网和酷六网都已成立,呈现出磨刀霍霍状。

古永锵创立优酷的契机,传奇因素并不强烈。2005年年初,离开搜狐的古永锵也没想好自己做什么。那段时间,他和赴美留学的太太到处旅游,他随身带着DV,走到哪拍到哪。他拒绝了谷歌的邀请,最后选择了视频网站作为自己的事业。

一个行业的老大和老二就这样踏上征途了。

漫漫征途

中国的互联网一直走的是一条模仿的路。百度犹如美国的谷歌,当当网相当于亚马逊,三大门户相当于雅虎……但到了视频领域,虽然有了Hulu和YouTube,但面对高昂的带宽成本和版权问题,以王微和古永锵为代表的视频创业者,面临的难度陡然增加。

在美国,网络视频行业主要有两种商业模式:除了YouTube(跟原创用户分享广告收入)为主的模式外,还有一种是以“正版+免费+广告”为主的模式,典型的代表网站是Hulu。但在中国,这两种模式似乎都没戏。

一方面,美国的DV文化发展了几十年,而中国只有两三年,缺乏能够打动广告主的高质量原创产品;另外,中国的媒体资源比美国要分散得多,版权谈判工程浩大。这就意味着在视频领域打拼,得有钱,找到了钱,也就相当于种了一颗小树苗。

大部分人是没机会种下树苗的,资金是视频领域的第一道门槛。土豆自成立以来融资5轮,总融资规模达1.35亿美元,王微持股13.4%。优酷网从开始到上市,进行了6轮融资,总金额达到1.6亿美元,古永锵控股依然在41.48%。

在这组数据中,能看出的两家创始人对股权的控制程度的差异很大。他们过往的经历,也给这组差异较大的数字做了注脚。

王微在美国留学之后,分别在纽约、华盛顿、巴尔的摩、巴黎、北京、广州、上海、杭州等城市居住过,“每个城市都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像穿上紧身衣,喘不过气来”。

生活中的王微,自由而随性,但对视频业,或者说对土豆,他有着他的坚持。

有一天,王微、洪波(知名IT评论人士)以及投资人在一起聊天。洪波问投资人,你们刚刚投钱给他,他就要骑自行车去尼泊尔,你们放心吗?王微回答,他刚上了保险,受益人是土豆网公司。就算真出事了,大笔赔偿属于土豆网。

洪波说:“他也知道公司不能冒险,他不是一个蛮干的人,他知道需要什么资源,甚至为了资源会放弃个人利益。”因为多次融资,王微的股份被稀释得厉害。他问王微:“你不担心你的股份吗?”

王微回答:“那有什么好担心的,重要的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把想做的事做成。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个人牺牲就牺牲了。”

古永锵从斯坦福毕业后,去了美国三大管理咨询公司之一“贝恩资本”。他最初的理念是:“开始的时候要看得广,但是要在其中尽快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选择完以后,如果认可自己的判定能力,对自己的认识又足够的话,就坚持去做。”

贝恩的3年,打开了古永锵的眼界。3年后,他离开贝恩做风险投资,理由是:不希望在大公司做一个螺丝钉,希望做更主导的角色,做操盘人。古永锵形容那时的感受:“每次都是先被扔到大海里去学游泳……”他最终成为富国在中国的6个投资决策人之一。

1999年初,古永锵加盟搜狐,职位是CFO。搜狐通过猎头面试COO的候选者,在上海,来了一个面试者,就是马云。谈了一个多小时后,马云说:“我听说过你,我就是想跟你聊聊,我肯定不来搜狐……但我觉得你很适合做搜狐的COO。”

2002年古永锵任搜狐COO,2004年任总裁兼COO。古永锵利用丰富的人脉关系完成了搜狐上市前的四轮融资,其恰到好处的融资节奏为搜狐渡过互联网寒潮和成功上市做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

洪波对此评价:“古永锵能严格控制股权,不被大幅度稀释。这样的融资规模,在过去的中国互联网没有过。古永锵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既需要资金,又能严格控制股权。”

后来居上

2006年,视频分享的概念已经变得十分火爆,标志性的事件是10月9日,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了YouTube。

扎堆火爆之后,无一例外的是洗牌。在中国互联网视频领域,几个因素加速了这个行业的洗牌。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土豆和优酷均有了存粮,优酷有5000万美元的融资,早先3个月,土豆融到了5700万美元。

政府对内容的监管,也加快了行业变局。因为在内容上出了问题,56网被勒令关停整改一个多月,大量用户流失。2007年年底,国家广电总局宣布将颁发网络视频牌照。2008年奥运会前后,酷6、优酷、土豆网相继拿到牌照。

既拥有充裕的现金,也拿到了牌照,故事如果停在这个层面,显然就失去了中国互联网江湖混战的特点。搜狐高清、百度奇异也杀入视频领域。资金实力雄厚,又无盈利压力,拥有平台优势,竞争空前激烈,焦点集中在版权问题上,方式是诉讼。

古永锵和张朝阳翻脸了。2009年9月,他们在同一家法院互诉对方侵权。9月14日晚,古永锵发了条短信给张朝阳:“听说你明天要弄个针对我的新闻发布会?”但没有回音。在中国大饭店,张朝阳和古永锵针锋相对。

此前的故事是温情脉脉的。古爱喝茶,张爱喝咖啡。1998年,本是风投资金管理者的古永锵与张朝阳洽谈投资事宜,两人一见如故,古随即加盟搜狐。张朝阳善于谋断,古永锵长于执行,两个人配合默契。2006年,古永锵离开时,搜狐股价大跌。

优酷合并土豆:不算意外的牵手

牌照事件,同行之间互相掐架,经历了一连串残酷的行业缠斗,国内视频网站集体站在了纳斯达克的门口。优酷捷足先登,土豆因为王微离婚事件被挡在了门口。

离婚财产纠纷案,让王微错失先机。这个中国第一家视频网站,近几年市场份额被优酷超过,一直位列第二。

古永锵的解释是:“可能因为有做门户(搜狐)的经历,我们就知道,如果在中国采用YouTube的方式来做一个视频网站肯定是做不大。所以我们开始从短视频、微视频和很多电视台、媒体寻求合作。更愿意做媒体平台,实现“三网合一”(网络、电视、手机之间的视频互动)。”

古永锵探索出一条不同于其他竞争伙伴的道路。他说:“超越美国模式就是中国模式。”

古永锵缔造的优酷,被称为行业第一的公司,拥有中国观看人数最多的视频网站,仍未实现盈利,哪怕一个季度。这家公司号称全员享有期权,包括清洁工大妈。在不到4年内花费8900万元购买正版视频内容,却还是遭遇了448起版权诉讼纠纷,以及同行竞争者激烈的指责。

这就是视频行业的现状。

江湖硝烟不断,监管、隐私、盗版等问题层出不穷。挑战与风险一直跟随,挑战来自同一模式下的跟随者,也来自互联网巨头,百度奇异、搜狐高清、腾讯视频,这些后来者,被称为视频领域的富二代。

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数据,2011年第四季度,在视频市场收入上搜狐视频已经占据13.3%的份额,几乎与土豆的13.7%相当; 1月份数据则显示,爱奇艺以3.32亿小时的月度浏览总时长跃升为行业第二,超过第三名土豆网3845小时。

默默牵手

行业大势如此,老大老二牵手的理由无非只有一个,更好地活着。在这场合并中,古永锵和王微都非常低调,没有新闻发布会。其实这种合并之前也有过,当年的分众和聚众也是行业前两名合并,但是这么低调的,却不多见。

此前的几次融资中,王微的股份稀释得较多,一时间,关于其在董事会中早已失去话语权的消息将土豆网背后的投资人推向了前台,外界开始揣测资本的力量主导了这一合并案。

这一说法在易凯资本CEO王冉的公开表态中被否定,王称:“根据土豆章程,并购需要超过75%的投票权,而王微本人有25%的投票权,这也就意味着王微拥有事实上的一票否决权。因此,如果王微不支持,不会有这个交易。”

多位PE/VC界人士也都相信,不管什么原因,这场并购都摆脱不了“投资机构起了关键作用”。在竞争对手看来,合并替他们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事实上,土豆网自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在和潜在的并购对象“眉来眼去”,新浪、百度、优酷等均在考虑之列。为什么后来是优酷?从一些细节似乎能看出点什么。

2011年土豆上市那天,古永锵在微博上发了这样的信息:“同为创业者,深知个中滋味。好事多磨,终成正果。预祝今晚行情大涨。中国网络视频前景广阔,上市只是新的开始。优酷土豆两家既有竞争更有合作,我们继续努力推动行业良性发展,把蛋糕做大。”

王微和古永锵作为最早的起跑者和后来居上者,他们或许有着同样的心路历程。这些年,在搜狐笑声爽朗的青年变成了“少白头”,王微也承受了很多创业者承受过的压力。

2004年10月,王微和马克·范德齐斯徒步攀登乞力马扎罗山。3天半之后到了峰顶,待了10分钟,喘了几口气,拍了几张照,大脑里全然没有看到美景的愉悦。对王微来说,爬山的体验是强烈的:“抬脚,踩实,身体向前倾。再抬脚,踩实,呼吸……身体逐渐进入节奏,没有什么不可忍受。”

有一天,这个写过话剧《大院》,被称为文艺男的青年王微,为了达成自己内心某个目标,牺牲了自己的某些利益。意外吗?意外,因为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立场去判断问题,自己不能解释事情都会被称为意外。

这可能因为他们不是王微。

2011年9月18日,在中粮广场一楼的星巴克,记者看到的是一个穿黑色T恤的王微。对于大部分创业者来说,将企业做大是他们惟一的梦想,但这不是王微仅有的梦想。他的梦想是:“我希望有一天能写一本很了不起的书,能绕着世界把奇奇怪怪的地方都转一圈,或者有机会去拍一部很了不起的商业电影。”

一个细节似乎可以为此注解:有一次,王微出差悉尼,在一场晚宴上碰见了世界首富Carlos Slim。他端着酒,站在这位墨西哥大亨身边,脑子里想到的不是首富,而是这位首富与他最喜欢的作家奈保尔有几分相像。

“如果奈保尔和Carlos Slim站在一起,你有个选择,你想成为谁?”王微默默问自己,又默默给出了答案,“我知道,每一次,我都会选择努力成为奈保尔。”

生活继续 导演换人

优酷和土豆的合并震惊业界,这场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是如何完成的,又会对中国互联网视频业产生什么影响?

本刊记者  马李灵珊  发自北京

3月12日下午,占据中国视频网站行业前两名的优酷和土豆(2011年第四季度网络视频市场收入份额优酷21.8%,土豆13.7%)发布联合声明,宣称以100%换股方式合并。

名义上是合并,实际上,土豆将在今年第三季度退市,优酷CEO古永锵将担任合并后的公司CEO,王微虽有董事会的一席之地,却并无事务决策权,称其被优酷“兼并”实不为过。

投资者的博弈?

在政策和市场双向引导下,自2010年起,中国网络视频行业的竞争风潮转向了花钱购买清晰、独家的视频版权,门户巨头搜狐、腾讯和百度等纷纷进军,原先依靠UGC(用户自行上传内容)起家的优酷和土豆也加入这一战场。

视频网站没有  自行制作内容的能力,只能向电视台和影视公司购买版权,部分热播剧的独家播放版权被喊到了一集上百万的高价。当大家都拥有某部影视剧版权时,播放清晰度与流畅度又成了考量 标准,这是对带宽成本提出挑战。

“这是机会主义的办法——大家拼命砸钱,吸引用户,不惜成本。”资深互联网评论家谢文说。视频行业变成了烧钱的游戏。“就是大家比着烧钱,谁的钱多,能烧的时间长,挺得住,谁就能赢。”优酷的一名员工说。

行业老二的土豆网也面临艰难处境。3月1日,土豆发布2011年财报,全年净亏5.1亿元,现金及等价物总额也就只有大约8.7亿元。如果不被并购、融资或者发生奇迹,前途不容乐观。在优酷并购前一个半月,业内一度传闻其接近被新浪收购,只差签字,终因王微当时还不愿出售而作罢。

据长期担任土豆财务顾问的易凯资本CEO王冉说,优酷和土豆的并购从开始洽谈到最终成交,为时不足一月,“速度之快超出常规。”

经历了王微前妻上诉、上市暂缓的土豆,错失了2010年融资的最好机会,被优酷大幅甩开。即便后来王微解决离婚财产分割可以上市,投资环境已经变得严苛,资本市场对土豆并不看好。2011年土豆上市前的关键时刻,投行仍然建议土豆网推迟上市,但王微在“最后三分钟”决定坚持如期上市。土豆上市首日,股价跌破发行价,跌幅达11.86%,市值只有优酷的1/4。

土豆第一笔融资是2005年IDG集团的50万美元,换得了土豆33%的股权,即使日后被稀释,IDG仍然是土豆的第四大 股东。上市后王微手中的股份只占土豆总股本的8.6%,前四大股东均为机构投资者,总持股额达48.5%。在新浪入股土豆后,王微是第六大投资者,掌控权被稀释得所剩无几。

如果土豆经营状况得不到改善,投资者不能卖股退出,加之视频行业盈利路径不清晰,概念效应消退,被收购就成了最好的解决方法。“不因内在平台产生的创新点而盈利,单靠资本催肥,一口气上不来就哀鸿遍野,任人宰割。”这是谢文的评论。

被优酷购并,更能满足投资者的需求。收购后首个交易日,土豆股价最高上涨178%。

土豆董事、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否认了他们对王微施加压力或促成这项并购的说法。王冉则强调,做出被并购决定需要75%的股东同意,虽然王微持股比例小,但他有25.4%的投票权。也就是说,如果王微不同意,这项并购不可能发生。章苏阳则说:“王微和古永锵私下关系很好。”

抱团取暖

这次交易中,优酷一分钱没花,它和土豆一样,也花不起钱。2011年优酷的财报显示亏损1.72亿元,尽管优于土豆,而且比2010年改善了16%。但仍然没有找到盈利之道。

在购并土豆后,优酷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不仅仅是流量和市场占有率的提升,其视频采买的议价能力、技术团队研发能力和销售能力都得到了增强。谢文说:“从狭窄垂直领域来说,拉大了和竞争对手的距离。”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与未来智库的胡延平认为:“合并后,双方成本会降低,尤其是视频采买成本,而且视频广告价格可以提升,总营收估计可达30亿元左右。”

更重要的是,双方可以“合并同类项”,谢文说:“功能重叠的员工与部门可以裁减,提高效率,最好两个平台能渐渐合并统一——不过,双方在公开声明里貌似都提出不准备做大变革。”

真正值得讨论的是,合并之后,优酷和土豆曾经单独面对的问题就真的能随着规模的放大迎刃而解吗?

在美国,绕开迄今仍然坚持UGC模式的YouTube不提,Hulu和Netflix这样的网络视频公司都与电视电影制作公司关系良好。在中国,内容是传统媒体用来制衡网络视频公司的利器,在一场又一场版权官司后,中国的网络视频公司深陷于昂贵的内容与带宽中不可自拔。最终只能抱团取暖,这是一场无所谓谁赢谁输的战争。

如今,合并后的“优豆”已经稳居网络视频行业老大,但其面对的竞争者仍然来势汹汹,新浪、搜狐、腾讯、百度4家综合类网站的视频服务虽然目前市场占有份额不如优豆,但其背后的庞大资金量都是优豆所无法企及的。王冉承认:“最后这个行业将剩下不超过4个主要玩家,交易后优酷土豆成为1/4的可能性终于超过50%,不要低估‘腾百狐浪’的后劲。”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在合并前就已在自制剧领域做出探索,土豆制作的电视剧甚至被电视台买走,上星播放。在不能遏制住传统内容提供商胃口的前提下,自制内容也许是可行的出路之一。

真正的挑战不止于此,王冉还有后半句:“不要忽视电视那块屏幕和用户付费市场。”智能电视正在远处招手。如果如传说中所言,苹果将在2012年推出iTV,电视将实现智能个性化发展。像已有的手机与平板电脑一样,平台与应用相分离,硬件绑定平台,内容变成应用。“谁拥有最多的内容就不再重要了,你都只是人家平台上的一个应用。”谢文如是说。

而且Google也要发布自己的电视终端了。现在大多数电视厂家已经开始跟上潮流,在产品中内置Android系统,可以看电视、看网页,甚至是玩愤怒的小鸟。如果不好好考虑如何抢占终端,搭建平台,优豆最终可能只能面对沦为一个App的命运。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

分享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